首頁|黨建研究簡介|領導關懷
黨建研究
《黨建研究》《黨建研究內參》2018年征訂啟事   "學習宣傳貫徹黨的十九大精神"主題征文啟事
黨建研究網>>《黨建研究》雜志>>2016年>>第6期

從三封書信看陳云如何處理親情問題

陸建忠

黨的十八大以來,反腐風暴席卷全國。從已經披露的案件看,許多“蒼蠅”“老虎”的違法違紀行為與其配偶、子女等親屬有關。對于黨的干部而言,如何處理親情,反映的不僅是個人的人品,更是其黨性修養與責任意識的強弱。在這一問題上,陳云處理家事的三封書信可以給我們帶來深刻的啟示。

三封北京來信

1952年,江蘇省蘇州市吳江縣(注:現吳江區,下同)人民政府縣長楊明突然接到一封北京來信。信中寫道:“縣長同志,中財委陳主任的姐姐陳星,……據說縣政府對她很照顧,謝謝你們。……請你們查一下,每月接濟陳星多少錢(或多少米),已經接濟了多少次。陳主任講,現在補貼增加了,干部家屬不必再要公家接濟。請你們至12月份起,即停發陳星的接濟費用,不必客氣。以后由陳主任自行幫助解決。盼你們即(及)早復一回信,至盼!”信末署名為“中財委辦公室”,時間是1952年10月27日。信中所說的陳主任,是時任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政務院副總理兼中央財政經濟委員會(中財委)主任的陳云,當時中央財政經濟工作的領導人。

接到來信,楊明感到非常突然,他十分清楚當時國家工作人員的經濟狀況。新中國成立初期,國家對工作人員普遍實行供給制,而后實行包干制,雖然“現在補貼增加了”,但仍十分有限。而且,陳星當時雖然是一人生活,但畢竟年過半百,個人又沒有任何收入來源,而陳云的家庭負擔也較重,是黨內高層有名的困難戶之一,要其“自行幫助解決”,實在非常不易。

沒想到的是,一個月后,北京的第二封信又來了。信云:“吳江縣長同志,我們于上月27日寄去一信,請于12月份起停發陳主任之姐在你縣所領的家屬優待費,但至今尚未接到回信。因陳主任現在供給較前提高,所以提出應自己補助其姐。但究竟過去由縣政府補助多少,請即告知。并請即告處理情況,為盼!”這封信署名為“中財委秘書室”,時間是11月28日。

這兩封信目前都存放在蘇州市吳江區檔案館。與這兩封信放在一起的,還有兩封信。一封是吳江縣的回信(或是底稿),寫于11月24日,稍早于第二封信的寫作時間。另一封信是陳云的親筆信,是代他姐姐給“吳江縣松陵鎮革命委員會”的回函,寫于1972年8月23日。信中說:“你們1972年8月6日給我姐陳星的信收到。我姐姐正在病中,此事由我作主,如果我姐姐有另(零)星家具存在凌文英家中,可以都按凌文英財產處理辦法一概交公。專復并致敬禮!”

為何是吳江

抗戰后期,陳星隨女兒一家來到了吳江縣松陵鎮,租住在松陵大戶人家的沈家花園里。陳星女婿曾在民國政府吳江縣保安團任下級軍官,吳江解放前夕,他們一家去了臺灣,就陳星一人留在了吳江。1950年4月,陳星曾被接去北京,但因不習慣北京生活,10月又回到松陵居住。

陳星在松陵并無固定工作和收入,女兒臨走時,留了一點生活財資給她,但并不多。新中國成立初期,陳云曾通過當時蘇南行署的主要負責同志轉給陳星一些錢,以接濟她的生活。這位負責同志后來寫信給吳江縣政府,建議吳江縣給予陳星這位革命功臣的家屬以必要的幫助。吳江縣民政部門便從1949年12月起,每月給陳星一定的大米接濟,到1952年11月接到中財委辦公室信函時止。其間,1950年因陳星離開6個月,停發了半年。

第三封來信中提到的凌文英,是陳星離開吳江前的房東,亦即前述沈家花園主人的填房夫人,“文化大革命”中因成分不好,房產被沒收。有關部門在處理過程中因發現陳星把家具都留在了凌文英家的房子中,便給陳星去信,詢問這些家具的處理辦法,不想卻收到了陳云的親筆回函。

絕不能損害公家利益

陳云夫人于若木在談到陳云感情問題時,曾說陳云有血有肉,也有家庭親情,這些方面,他還是很重視的。

這一點在陳云給吳江的那封親筆信中體現得十分突出。這封信,一共就70多字,其間有三次提到陳星,但沒有一次是直寫“陳星”其名,也不用“她”來代稱。除第一次用的是“我姐陳星”,表明是為陳星的事情而來外,其余兩次都是寫“我姐姐”。這體現出的正是姐弟情深。

陳云自小家境貧寒,2歲喪父、4歲喪母,盡管生活上有外婆和舅舅一家照顧,但畢竟和父母健在不一樣。年幼的陳云一直由姐姐照看。

陳云一直把照顧好姐姐的事放在心上。新中國剛成立不久,他便托人給陳星捎錢接濟她的生活。1950年4月,又將陳星接到北京,以便可以更好地照顧她。在陳星重新回到吳江后,陳云非常掛念她的生活。后來,陳云還是把陳星接到了北京,為她養老。

本來,由地方組織給予開國功臣中有困難的親屬一些優待,于情于理都十分自然,但陳云不這么想。在陳云的心中,親情重要,但絕不能為此損害公家利益。

陳云的可貴之處還在于他在這一問題上能時時注意、處處自省。1959年6月至1960年9月,陳云外出休養。根據需要,于若木一同前往。離京期間,于若木的工資由她單位的有關人員代為領出并幫助儲存起來。待相關人員把這些工資交給于若木時,被于若木如數退回。原因是陳云有交待,在陪他休息的這段期間她不能拿工資。

這就是陳云。對姐姐嚴、對妻子嚴,但另一方面,又“自己補助姐姐”。情與理、公與私,一點不馬虎、一點不含糊。

貴在日常堅持

陳云曾講過:“不要以為自己能夠在會議上或稠人廣眾之前聲明擁護并舉手贊成黨的路線,就算遵守了黨的紀律,這是十分不夠的”“一個真正能自覺遵守紀律的好黨員,就在于他能在實際行動和日常生活的每個具體問題上,表示出自己是堅決地遵守黨的鐵的紀律的模范。”關鍵在“實際行動”,在“日常生活的每個具體問題上”!他是這么教育人的,也是這么要求自己的;是這么說的,也是這么做的。

早在20世紀30年代初,陳云就開始擔任黨中央的領導工作。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他又是中央負責財經工作的主要領導人。對他而言,如果有私心為自己謀利,可以說很方便,但他卻從來沒有。這體現出他的高度自律和共產黨員的堅強黨性。而主動謝絕基層政府對自己家屬的優待,則體現出他的細心與認真。由于當時的交通條件十分有限,加上地方上的處理也有個過程,陳云在一個月未能收到及時答復后又緊接著發出第二封信,體現出對這件事情的深切關心和認真負責到底的態度。

中財委辦公室秘書室代陳云書寫的兩封信函,還在字里行間流露出陳云強烈的責任意識。這份責任,首先是他要自己承擔對姐姐生活的照顧之責,這是他的家庭責任。同時,陳云更看重的,還是共產黨員克己奉公的自律之責和領導干部的帶頭之責。否則,他不會反復堅持、一再強調。

中國是個講究人情的社會,人在親情面前很容易迷失。陳云處理親情問題的原則和做法,值得我們學習。

(摘編自《黨的文獻》2015年第4期,作者單位:江蘇省蘇州市吳江區委黨史工作辦公室)

(責編:王金雪、秦華)

重要文章

京ICP備17014157號-1
版權所有 禁止復制
时时彩开奖软件的app